淄博信息网
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

诸天最强服务商 第二十一章 救人,动手(求收求推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28:10 编辑:笔名

诸天最强服务商 第二十一章 救人,动手(求收求推)

刘姥姥此时出头,生死置之度外,却也时时提防他们出手伤人,但双方实力修为差距太大,再加上老者这一喷极为诡异凶险,等到惊觉的时候,已然不及,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的暗劲汹涌而至,立时哇地一声,口喷鲜血,胸骨尽断,离弦之箭般向后飞了出去。

她已经身受重伤。

她此刻身在半空,飞向大厅中的一个巨大立柱,正好头朝着立柱撞了过去。

重伤之下,没有真气护体,撞在那花岗岩的坚硬立柱上,哪里还有命在,恐怕大好头颅都要被撞个稀巴烂。

“刘姥姥!”

莫怜香和莫惜玉同时悲呼一声,哪里想到凌江显的人说出手就出手,人家出手之时她们也无法察觉,更不用说帮忙抵挡,眼见刘姥姥的去势,根本不是她们所能救下来的。

两人和她感情极好,而此刻竟然就要眼睁睁地看着刘姥姥在她们面前丧命,不禁脑中一片空白。

便在此时,忽听得一声叹息,从庭外传来。

叹息不到一半,那声音竟然就到了大厅之内,接着人影一闪,众人眼前一花,就见一个青衣男子幕地现身,正好出现在刘姥姥撞向大立柱的方向,接着就见他伸出两只白皙的手指那么一夹,正好夹在刘姥姥的腰带上。

这一幕,瞬间定格在众人眼中,这一刻,似乎天地之间只剩下了那两根白玉般的手指。

他的手指夹在一个老妇腰带上,似乎看起来有些不雅,也有些失礼,但众人都顾不得了。

接着他身形一个回旋,已经卸掉了红发老者那一喷中隐含的暗劲,将刘姥姥平放在地上。

整个过程都有种云淡风轻、行云流水般的感觉。

众人见了,皆为其身法之快、手法之妙而震惊不已。

那位红发老者隔着老远一声呼喝,就让他们眼中的第一高手毫无招架之力地重伤了,长乐帮众人惊悚之下,皆为其修为实力和鬼神莫测的手段而震撼不已,那是超越先天的大高手,要灭他们只是一念之间而已。

而这个青衣人身法之快,功力之强,竟似不弱于红发老者,看他样子年纪轻轻的模样,就更让人感到惊奇了。

而就连凌江显见了瞳孔也缩了缩。

这突然出现的青衣人,似乎先天初期的修为,但手法之妙,尤其那种举重若轻的感觉,就连他自认也难以办到。

当然了,他的修为远胜对方,他并不觉得自己的实力会比对方差,但是对方的那种气度却是令得他极度不爽。

他就大喝一声:“什么人?!是谁,把他们放了进来?”

今天这个会议,他本来是打算立威的,在长乐帮来说,等于就是个不能擅闯的禁地

,而这人竟然不声不响就闯了进来。

不但是他,就连他身后的红发老者竟然都没有发觉他们,也是直到那声叹息响起之后,这才惊觉起来的。

不过凌江显说完之后,便回过神来,来人看来是先天境武者,面对这种武者,长乐帮武者虽众,但谁敢阻拦?

他自己都觉得这话也显得不太有水平。

红发老者目中精光闪动,死死的盯着苏灿,身上的气息狂暴起来,沉声喝道:“说,你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?”

他的脸也有些挂不住了。

这个青衣人自然就是苏灿。

他接住刘姥姥之后,人影闪动之际,身旁又多了一人。

这人这里大多数都认得,却正是青羊帮帮主倪莫言。

他此刻看起来还是一副真气境圆满的修为,也不显眼,同时由于青竹帮和长乐帮平时不太对付,大家对于他的到来虽然疑惑,也不是太在意,毕竟此时长乐帮高手齐聚,也不会怕了他一个人。

而且大家都暂时把他当做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手,忽略了过去,注意力都在苏灿身上。

听了老者的问话,苏灿却只是耸了耸肩膀,摊手道:“怎么进来的,这个问题相当白痴哦,老子特么当然是走进来的,不是飞进来的,也不是滚进来的,你那么大眼睛难道看不见吗……”

他此刻粗布衣衫,方面虬髯,膀大腰粗,谈吐更像市井之人,显得粗豪无忌。

看了他滑稽的样子,莫惜玉竟然心中莫名一阵轻松,听了他说的话,她竟然一时没有忍住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气氛本来因为苏灿明显充满挑衅的答话而渗住了,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诡异静谧,而此时少女清脆娇丽的笑声,就显得十分清晰。

笑过之后,莫惜玉就觉得自己的做法不太恰当,就连忙以手掩住了小嘴,而一对大眼睛却在苏灿身上转来转去。

同时刘姥姥就在苏灿身旁陷入昏迷,生死不明,她美眸中满是担忧之色,就要飞奔过去查看。

莫怜香听了妹妹的笑声,也是惊了,知道怕是坏了事,就摇了摇头,随即立马变决定,不管接下来面临多么艰险的情势,自己都要尽力想办法让妹妹逃脱凌江显的魔掌,不一切代价。

对于凌江显和红发老者来说,这就像一个巴掌,清脆地扇在他们的脸上,令得他们勃然变色。

不但是他们,就连苏灿身旁的倪莫言,此刻脸色也有些难看了。

这么去挑衅一个超越先天境界的武者,同时又是平凉府城的大家族,似乎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。

其实他们进入总坛,自一个长乐帮骨干口中得知此次来到这里的,是平凉府凌家的凌江显之后,他就大吃一惊,立马打起了退堂鼓,力劝苏灿赶紧闪人,不要再去打这姐妹两人的主意。

别说他们家老祖,光一个凌江显本人,也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存在啊。

不过苏灿微微沉思,就无所谓地摇摇头:“行将就土的大宗师巅峰?为了他退缩?不至于!更何况他的一个后辈……”

当即若无其事地向着议事大厅走去。

倪莫言无奈,只得硬着头皮跟着。

他是很想跑,但若是真的跑了,以后怎么跟着苏灿混。

不过虽然继续跟着,却是心中悲苦,同时已经完全不看好苏灿和系统的未来了。

苏灿见状,也似乎知道了他的心思,就笑了笑。

这也是倪莫言不知道他有一款名为“芝麻开花节节高升”的神器,而这神器他此时没有权限知道,更没有权限去使用。

他更不知道他在不久前就胖揍过一个大宗师巅峰的人物,那个人肯定要比凌青霞强得多。

至于到了大厅之后苏灿的表现,就更令他有些难以接受了,在他看来,救那刘姥姥是节外生枝,挑衅人家凌江显就更有些作死了。

倪莫言微微摇头,暗自叹息,但他并没有退缩,反而抢上一步,摆出一副要和苏灿一起面对红发老者的架势。

苏灿微微摆手,示意用不着。

随后苏灿就道:“救人要紧,先不跟你们瞎扯……”

这话似乎提醒了莫氏姐妹,两人也连忙起身,要朝着刘姥姥跑过去。

然而人影一闪,凌江显却笑盈盈地挡在前路,嬉皮笑脸地道:“两位无需为这个老狗担心,等你们跟了我,分分钟便有比她强大一百倍的人哭着喊着要做你们的老狗,让你们驱策……刚刚话已经说的够多的了,你们既然还没有想好,那就跟我到合欢宗慢慢地想吧,放心,我这个人很有风度,不会做违反女人意志的事……哈哈……”

两姐妹见他几乎要和自己相撞,吓了一跳,急急向后跳开,却见他又像牛皮糖一般地粘了过来。

凌江显身法之奇妙,绝非她们能够闪避的开,不禁心中悲苦。

苏灿摇摇头,道:“好不要脸!老子生平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人……”

接着他就伸出一只,凌空点向刘姥姥胸口。

灵犀一指既可杀人,又可救人,配上他青天玄功精纯的先天之气,所到之处,瞬间就将刘姥姥的闭塞的穴道冲了开来。

本来躺在地上的刘姥姥竟然诈尸一般地,猛地惊醒,翻起身来,哇地一声吐出一口淤血,伤势竟然好了许多。

刘姥姥似乎对刚才的事情还相当清楚,抬头朝着苏灿微微一笑,满脸皱纹的褶皱似乎也舒展了些,低低道声:“多谢少侠相助,老身不碍事了……”

苏灿道:“老人家,服下我的丹药,你的伤势立马就好!”

说着自顾自地从怀中掏出一品丹药,取出一颗,躬身朝着刘姥姥嘴里塞去。

刘姥姥闻言张嘴将他丹药咕地一声咽了下去。

莫惜玉见状叫道:“姥姥,你当心啊,他的丹药怎么能随便吃!”

苏灿见状,淡淡一笑。

刘姥姥却是努力朝着苏灿挤出一丝歉意的笑容,对着莫惜玉道:“二帮主,这位少侠肯定对咱们没有恶意,不要好坏不分,寒了人家的心!”说完就闭目疗伤了。

莫惜玉“哦”了一声,显得十分乖巧,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帮主对着自己的属下,而是晚辈对着自己的长辈。她甚至也不在意旁人的看法。

凌江显本来见苏灿全身上下透着股神秘,本不想立即动手,想要套套他的底细再做决定,不料见苏灿前后两次挑衅,后来又自顾自地为刘姥姥疗伤,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他就直接发飙了,朝着苏灿喝骂一声“哪里来的野小子,活的不耐烦了!”紧接着就朝着红发老者一努嘴,低声道:“哪里来的野小子在老子面前生事,给我做了,手脚干净些!”

红发老者一声狞笑,身影犹如鬼魅般一晃,已经到了苏灿身前,右掌一竖,就朝苏灿劈了过来。

蚌埠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江门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三亚治疗盆腔炎医院
蚌埠治疗牛皮癣费用
江门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